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珊瑚

学会享受微型人生

 
 
 

日志

 
 
 
 

转贴:音乐之谜(沈致远)  

2011-08-07 13:5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尔文说:“欣赏和创作音乐是人类最神秘的才能之一。”音乐之魅力,音乐之起源,音乐欣赏之机理,此三者均包含着未解之谜。自达尔文以后,许多科学家不断进行探索,至今仍未得到圆满解答。2003年9月16日《纽约时报·科学时代》刊登惠特(Nicholas Wade)的文章“韵律之谜”,综述了科学家的最新研究成果及争议。
       音乐之魅力无穷!美国著名歌手“猫王”埃维斯·普利斯莱(Elvis Presley)登台演唱,听众为之疯狂,他的歌迷数以千万计。猫王死后声誉更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歌迷专程去他故乡亚特兰大凭吊。法国大革命时,马赛市的救国义勇军高唱《马赛曲》向巴黎挺进。抗日战争时,中华健儿在《义勇军进行曲》等爱国歌曲鼓舞下,前仆后继,以鲜血和生命保卫祖国。试问:除音乐外还有何种艺术能有如此魅力?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品克(Steve Pinker)认为音乐之魅力是偶然的,它与进化无关。他说:“音乐听觉的奶酪蛋糕,它激发出快乐,就像奶酪蛋糕激发味觉一样。”这是肤浅之见,蛋糕再怎么美味,也不会像猫王歌声那样倾倒众生,更不可能像进行曲那样使人热血沸腾。另一些科学家认为音乐之魅力并非偶然,而是生物长期进化的结果。这就涉及音乐之起源,达尔文认为:人类祖先在掌握语言以前,就力图用音乐的音调和韵律互相取悦;音乐源于求爱,与动物最强烈的爱欲密切相关。不禁使我想起《诗经·关睢》: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达尔文和两千多年前中国民间歌手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
新墨西哥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米勒(Geoffrey Miller)将达尔文的意见进一步发挥,他认为音乐是进化论“适者生存”原理的最好例证。音乐利用大脑的许多功能,音乐与舞蹈相关,舞蹈是全身运动,能歌善舞者身心俱健,易于在求偶中取胜。他在《音乐之源》一书中指出:“音乐是求爱的一种表演,主要是年轻雄性用以吸引雌性。”
有些心理学家不完全同意密勒的意见,认为他忽视了音乐的另一个重要功能:将一群人组合起来协调其社会活动。英国利物普大学的邓巴(Robin Dunbar)以教堂合唱为例,说明音乐的群体欢愉效果,他认为是大脑中的一种激素在起作用。
德国洪堡大学的海根(Edward Hagen)和美国加州大学的布利扬特(Gregory Bryant)认为音乐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的作用并非组合群体,而是群体间竞争的一种挑战信号:能歌善舞者胜,不战而屈人之兵。五角大楼每年花费一亿多美元巨款供养军乐队,即基于此理论。
科学家注意到音乐的许多方面与生俱来,是普适的:所有社会都有音乐,都有音调,都有12个半音阶,都对婴儿唱摇篮曲。在中国发现的由鹤胫骨制成的笛(公元前7000-前5700年),和在斯洛文尼亚发现的由熊股骨制成的笛(公元前80000-前41000年),都具有类似的音阶。
多伦多大学的屈莱休(Sandra Trehub)发现婴儿喜欢谐和音调而不喜欢非谐和的。她在2003年7月号《自然脑神经学》发表的论文中说:“音乐欣赏之萌芽与生俱来,并非文化之产物。”这是基因决定论。另一些科学家认为音乐的某些特性并非源于基因,而是听觉系统一般特性之副产品。持此论者有MIT的麦克窦莫(Josh McDermott)和哈佛大学的豪叟(Marc Hauser)。
杜克大学的许瓦兹(David Schwartz)等三人宣称他们已解开了一个长期困惑科学家的谜:为什么某些谐音比另一些更悦耳?他们认为人类的听觉系统可能是调谐于对人类最重要的声音——语音。尽管各种语言的语音各不相同,对这些语言进行分析发现,都在某些谐波频率上具有峰值。其主峰位于第5和第8谐波,其余的峰则与半音音阶的12个基音相对应。他们用不同的语言作实验,发现无论是英语、汉语、波斯语、还是南亚的泰米尔语,结果都如此。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2003年8月号的《神经科学杂志》上。许瓦兹说:“音乐的音阶组合中与人的语言频谱相符合的,听起来就感到熟悉并且悦耳。”
有些人不能欣赏音乐,是否由于其专属音乐的功能受损?但他们也不能辨别语音中的强度变化,如此看来,受损的功能并非专属于音乐。麦克窦莫和豪叟认为:“音乐的任何先天禀赋都必定源出于大脑。但目前在神经网络中缺乏音乐专属回路的证据。”换言之,音乐欣赏之机理仍然是未解之谜。和怀宗谈起此问题,她说:“音乐之魅力是否与其韵律和人体系统的某种共鸣有关?比如说:音乐的节奏恰好等于大脑中某一神经网络的固有频率而产生共鸣效应,引起情绪激动;由此产生的信号通过植物神经影响循环和呼吸系统,增加对大脑供血供氧,这种正反馈更助长了情绪激动。”我说:“也可算是一家之言。”
至此,音乐家及音乐爱好者会说:“音乐是一种艺术,情之所钟,不可理喻;兴之所至,忘乎所以。科学家真是无事忙!就算把音乐之谜解开了,难道你就能谱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来吗?”此话听来有理,却表错了情,原来探索音乐之谜的科学家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要和贝多芬比高低,而是以此作为研究大脑的一条途径。君不见?从事者皆为心理学家和脑神经专家。
从音乐入手研究大脑有其特点:一是情理兼顾。音乐煽情,与人的感情密切相关;音乐与语言有关连,故具理性。由此入手,乃从情理交融处曲径通幽。二是统观全局。科学家发现人在聆听音乐时,大脑中被激发的不仅是听觉中心,而且是遍及全脑。有人做过实验:对一位成为植物人已七年的青年患者播放音乐,检测仪器显示他整个大脑被激发,其激发程度竟和正常人的一样。音乐对大脑的影响遍及全脑,这是对音乐煽情的一种科学解释。
音乐之谜一旦解开,当然是重大的科学突破,对文学艺术也会有所启迪。以诗为例,唐诗之魅力逾千年而不衰,与其韵律和抑扬顿挫的音乐性有密切关系。这一点很值得新诗探路者参考,看来诗的形式不管怎样翻新,韵律及音乐性决不能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